近水楼台,远渴养老金:接受资金的省份远多于贡献资金的省份

:近水楼台先得月:领取“钱”的省和地区远远多于像广东这样有能力“缴费”的省和地区。外国人的涌入有很高比例的年轻人和中年人,越来越多的人赚钱,越来越少的人得到钱。 相比之下,需要“接受资金”的省份和地区遭受着严重的人口损失和较老的人口年龄结构。 4月10日,在一次关于养老保险费减免情况的研讨会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险基金监管局巡视员章昊表示,目前养老保险制度主要面临三个问题。首先,老龄化压力巨大,大部分省份的维持率进一步提高,养老保险制度的收支状况今后将会恶化。 说养老金不足以支付费用并不是危言耸听。 中央调节基金运行半年后,财政部最近首次披露了中央调节基金的收支情况,从中可以看出各省退休人员的数量和老龄化的负担。 从2019年的预算情况来看,“收钱”的省和地区远远多于“捐款”的省和地区 2018年7月1日,中国建立了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整制度。 各地按比例上缴资金,形成中央调节基金。 中央政府不保留资金,按照退休人员人数分配到各地。 作为实现全国养老保险统筹的第一步,该制度的初衷是平衡地区间养老保险基金负担,实现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发展。 可持续性并不容易。养老金储蓄不满意,但出路越来越大。 像广东这样有能力“贡献”的省份和地区充斥着外国人,年轻人和中年人比例很高,赚钱的人更多,得到钱的人更少。 相比之下,需要“接受资金”的省份和地区遭受着严重的人口损失和较老的人口年龄结构。 中央政府建立的平衡需要来自“贡献”省份的稳定人口供应,而“受益”政党的经济状况几乎没有根本改善,只会越来越糟。 从长远来看,“捐助”省份的压力只会增加。 在整体社会养老金模式的压力下,资源向下一代的整体转移很可能削弱工人和年轻人投资人口再生产的能力。 养老金池中的水主要来自个人、企业和政府。现在个人和企业的贡献已经下降。如果你想避免未来养老金制度的迅速恶化,你只能依靠大幅增加政府财政补贴来弥补个人和企业缴费下降造成的缺口。 然而,对财政补贴期望过高是不现实的。 要解决对养老金的“长期渴求”,仅仅依靠中央政府提供的“近水资源”是不够的。 迫切需要开辟新的养老基金来源。 投资收入在养老基金收入构成中的比重仍然相对较小,财政补贴的比重逐年增加。 近年来,多层次养老保险制度的建设和发展仍然相对缓慢。 在社会保障率降低的宏观背景下,“少收多付”的局面面临巨大挑战 因为中国的社会保障制度有两大缺陷,一是缴费率太高,二是替代率太低,即缴费过多而收入过少。 对于当前的中国来说,有必要应对当前的经济增长压力,解决未来的养老金危机。仅仅调整社会保障缴费水平和中央政府的调整是远远不够的。只有加大投入,不断加强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才能平衡当前和未来的矛盾。 养老金不能“收集”,但不能“增加” 因为我们可以一起生活,但不能一起变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