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大亨陷入危机,他们的市值蒸发了290亿英镑。“功绩系”会解散吗?

资本市场是另一个“制造者”,因为债务上限正在下降。

具体来说,2004年“德龙系统”处于领先地位时,就形成了“绩效系统”。

“功勋部”的真正负责人金良当时越来越好,一个接一个地进入富豪榜。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主会场鸟巢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

鸟巢的钢结构由“龚景部门”的上市公司设计(600496)。SH),由方朝阳领导,比金良顺小13岁。

十年后,2019年9月初,前“工薪族”方朝阳通过“精英体制”的债务危机,成功接管精工钢结构的实际控制权。

他们一起工作了30多年,现在控制三家上市公司的老板们陷入了危机。新老板正在冉冉崛起。

9月9日,惠济山发布两项公告,称公司已收到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的两项行政监管措施决定。惠济山及相关人员,以及控股股东龚景集团和金良顺,均被警告惠济山存在“控股股东占用的非经营性资金”。

金良顺精心构建的“功勋制度”最近多次以这种方式“出现”。

山雨即将来临,风吹遍了整栋大楼。

此外,龚景科技(002006。深圳)和惠济山(601579)。上海)最近还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龚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龚景集团”,实际控制人金良顺)因债务违约向法院申请司法重组。重组完成后,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可能会发生变化。

9月4日晚,精工钢结构(600496。实际由金良顺控制的核心上市资产SH)也宣布,实际控制人已经从金良顺变成了他的“继任者”方朝阳。

9月4日,精工钢铁宣布公司控股股东精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工控股”)已变更股权——上海万荣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荣投资”)已将其10%的股权转让给方朝阳实际控制的第二大股东中建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信”)。

此后,精工控股的实际控制人从龚景集团金良顺变更为中建新方朝阳。

精工控股持有精工钢铁36.7%的股份,因此上市公司精工钢铁的实际控制人由金良顺改为方朝阳。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方朝阳为什么能取代金良顺成为精工钢结构的实际控制人?1988年,金良顺被任命为绍兴经编机械总厂(龚景集团前身)厂长,方朝阳被任命为绍兴经编机械总厂副厂长。

从创业到现在,两者一直是“顶”和“第二”关系。

具体来说,金良顺是精工钢结构的实际控制人,而实际操作者是方朝阳董事长。

今年7月15日,龚景集团宣布该公司超过10亿元的债券构成重大违约。

当时有很大的焦虑,随后大公宣布将龚景集团主体的信用评级下调至机管局,仅一天后,大公在7月16日宣布将龚景集团主体的信用评级从机管局下调至丙级只需一天时间。

违约后,“龚景体系”的风险开始逐渐暴露。龚景钢铁8月23日发布的半年度报告显示,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6.69亿元,同比增长19.88%。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82亿元,同比增长53.16%,超过2018年全年净利润。结果相当显著。

不过,公告强调,公司的管理团队、业务发展和品牌技术是独立的,不依赖龚景集团。

龚景集团的债务违约问题对该公司产生了负面影响,并正在尽力消除。

因此,股权变更是减少龚景集团债务违约负面影响的最佳选择。

在试图消除龚景集团影响的同时,方朝阳也成功“接管”。

龚景集团的债务上限影响了“龚景体系”。自2018年以来,龚景集团经历了严重的流动性危机。

7月15日,龚景集团宣布该公司存在重大债务违约。

自今年7月15日以来,龚景集团已三次拖欠债务,总额达15.97亿元。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7月17日,上海清算所在官方网站上发布的公告显示,合并范围内的龚景集团及其子公司未能偿还到期债务共计约21.1亿元,其中主要金融机构债务10.5亿元,债券10.5亿元。

与此同时,龚景集团的信用评级在一天内从AA-升至C。

两天后,龚景集团和金良顺因迟发年报和挪用5.57亿元债券收益而被浙江证监局罚款。

此前,龚景科技、龚景钢结构和惠济山的股份已被司法机关全额质押或冻结,其偿付能力令人担忧。

由于债务违约,这三家公司的股价一路下跌,合计市值只有110亿元,比峰值市值400亿元低了70%以上。

市值蒸发的背后是龚景集团的危机:龚景集团2018财年的营业收入同比下降,母公司净利润同比损失近24亿元,接近300%。

同时,总资产517亿元,债务规模377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70%,负债率较高。

此外,“龚景部门”下的上市公司业绩不太令人满意。

2018财年,龚景科技对其母公司的净利润同比下降90%。

2019年上半年,龚景科技的净利润为5400万元人民币,同比下降270%,为2014年以来的首次亏损。

惠济山的表现虽然没有损失,但也出现了同比下降。

2018年,惠济山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略有下降。

然而,在2019年上半年,业绩表现出进一步下降的趋势,收入下降了5.18%,净利润下降了20%。

资本市场上的“巧匠”创造了金良顺以前的“精英统治”。他于1954年出生于浙江绍兴,被誉为资本市场上的“巧匠”。

14岁时,金良顺进入绍兴经编机厂。那时,他是一个鲜为人知的木匠。

20世纪60年代,经编工厂主要生产袜子机。

经过多次试验,金良顺带领技术精英开发出性能更高的新型经编机,提高了经编工厂的生产效率。

改革开放后,经编工厂发展迅速。1988年,21岁的方朝阳加入工厂,成为工厂的一员。

20世纪90年代,在国有企业改制的背景下,经编厂改制为浙江龚景科技有限公司,龚景取得了快速发展。

2002年,龚景集团与轻纺城最大股东达成协议(600790。上海)收购其股份,从而实现对轻纺城的控制。

虽然六年后,纺织城更名为国有资产,但也为金良顺建立“功勋部”积累了经验。

一年后,龚景集团获得长江股份55.5%的绝对控制权,并将其钢结构业务注入上市公司实现借壳上市。

后来,长江股份更名为精工钢结构。

2004年,金良顺进入资本市场的另一个城市。龚景科技成功登陆深交所,成为首批中小企业板上市公司之一。

此后,“龚景部门”拥有两家上市公司,“部门家族”正在形成。

这时,金良顺也达到了人生的巅峰。2007年,金良在胡润富豪榜上排名第516位。

经过多轮实战,金良顺的资本运作技巧变得更加熟练。自那以后,金良顺增加了资本和库存,并从已有260多年历史的惠济山收购了米酒。

2014年8月,惠济山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自此,“龚景部门”拥有三家上市公司,其创造财富的能力相当不错。龚景集团已成为总资产500亿元的巨人。

金良传播“金融技术”扩大资本领域。

图片来源:目测调查到目前为止,目测调查数据显示金良顺是176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些公司种类繁多,不仅包括设备制造、钢结构工程、绍兴黄酒,还包括汽车机械电子、房地产、航空空甚至垃圾回收、体育文化和大数据等领域。

北京八达岭机场也在它的控制之下。

然而,由于龚景集团的债务风暴,这一切最近开始下降。

9月6日,龚景科技和惠济山宣布,龚景集团已向绍兴市柯桥区人民法院申请重组。

重组的原因是龚景集团无法偿还到期债务。

现在,龚景集团的债务正处于顶峰,“龚景体系”也陷入混乱。

这时,方朝阳利用这种情况成为精密钢结构的真正控制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