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欧元诞生20周年回顾:成就、问题与展望

2019年是欧元诞生20周年。

在这二十周年之际,全球金融体系遭遇了美国次贷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挑战,经历了从打击到重建和改善的过程。

IMI特别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指出,欧元区自诞生以来,在三个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欧洲一体化进程制度化和消除战争;与欧洲国家联合在世界舞台上发挥决定性作用;超主权货币的使用为国际货币体系的未来发展提供了方向。

与此同时,欧洲债务危机也暴露了欧元区制度设计的内在缺陷:外围国家缺乏反周期调整的货币工具;欧元区内贸易顺差国家缺乏限制和约束,导致成员国账户失衡和资源配置不当。

考虑到欧元区的成就和存在的问题,欧元区的发展速度将会放缓,甚至会萎缩,一些成员国将在未来退出欧元区。然而,欧洲一体化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进程,只有团结起来,欧洲国家才能实现持久和平并保持其国际地位和发言权。

以下是文章全文:1999年1月1日,欧元作为欧洲经济一体化最重要的制度成果,在欧盟一些成员国正式发行,这是一种具有法定货币地位的超国家货币。

欧元区最早的创始成员国是11个国家。

迄今为止,欧元区已扩大到19个成员国,覆盖3.4亿人口。

欧元在国际支付中的份额约为36%,在国际储备货币中的份额约为20%,使其成为仅次于美元的世界第二大流通货币和储备货币。

2019年是欧元诞生20周年。

在这二十周年之际,全球金融体系接连遭到美国次贷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冲击。

毫无疑问,欧元自诞生以来取得了巨大成就,但也暴露出了重大问题。

这些成就和问题将共同塑造欧元区的未来前景。

1欧元区的成就和地位我们认为,自欧元诞生以来的20年中,欧元区至少取得了以下三大成就。

其中一个成就是,过去几十年来,欧元巩固了欧洲经济一体化的成就,并将其制度化,使之成为一个不可逆转的进程。

众所周知,自从威斯特伐利亚合同签署以来,欧洲民主国家之间一直在持续战争。

两次世界大战都起源于欧洲。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主要国家的领导人达成共识,促进欧洲的经济和金融一体化进程,以避免未来战争的重演。

欧洲经济一体化经历煤钢联盟、欧共体和欧盟阶段后,一些国家达成协议放弃发行本国货币和共同使用欧元的权利。

欧元的使用最终将欧元区国家与货币联系在一起,从而使欧洲一体化进程在理论上不可逆转,这基本上消除了欧洲大国之间重新开战的可能性。

第二个成就是,在美国、日本和中国等非欧洲大国崛起的背景下,欧元区的诞生使欧洲国家在全球舞台上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各个国家的相对实力却有所下降。

德国和法国等前世界领导人都意识到,为了确保欧洲大国在世界上的发言权和领导权,他们必须团结起来。

一个例子是,尽管美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份额和投票权在世界上排名第一,但欧元区国家的份额和投票权总和超过了美国,事实上它们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也拥有一票否决权。

第三个成就是欧元是在民族国家之上创造超级主权货币的伟大实践,这可能成为未来国际货币体系演变的最终方向。

作为最优货币区理论的创始人,罗伯特蒙代尔被称为“欧元之父”。

这一理论认为,在商品、资本和劳动力充分流动的地区,特别是对于经济周期和经济结构相似的国家,放弃主权货币和使用单一货币是利大于弊的选择。

第二代最优货币区理论进一步认为,即使成员国之间的经济周期和经济结构不一样,使用相同的货币最终也会导致这些国家越来越多的类似周期和结构。

换句话说,欧元和特别提款权都是建立超主权储备货币的重要尝试,这也是国际货币体系未来演变的重要方向。

欧元区体系设计的缺陷与挑战如果1999-2008年是欧元区的蜜月期,那么2010年左右欧洲债务危机的爆发意味着欧元区已经进入了一个调整和停滞期。

我们认为,欧洲债务危机的爆发暴露了欧元区系统设计中至少两大挑战或缺陷。

挑战之一是,当外围国家和中央国家面临不同的经济周期时,外围国家就失去了反周期调整的货币政策工具。

与此同时,缺乏财政联盟使得中央国家无法向外围国家支付足够的转移支付。

这无疑将加剧对周边国家的负面影响。

例如,欧洲债务危机爆发后,南欧国家实际上需要扩张性货币政策和欧元贬值来减轻危机的影响。

然而,控制欧洲央行货币政策的德国认为,这样做可能会加剧其自身的通胀压力。最终,欧元区没有出台对南欧国家有利的货币政策。

原则上,德国和法国应该向南欧国家进行财政转移支付,但每个国家的财政政策实际上只对自己负责。国内政治压力决定了转移支付渠道的堵塞。

第二个挑战是,欧元区内部的国际收支失衡越来越严重,欧元区盈余国家缺乏制衡。

尽管全球国际收支失衡在2008年后的十年中有了显著缓解,但欧元区内部仍存在严重的经常账户失衡。

德国、荷兰和其他国家有大量经常账户盈余,而南欧国家通常面临大量经常账户赤字。

目前,欧元区内没有任何机制来纠正成员国的经常账户失衡,尤其是德国等盈余国家。

持续的经常账户失衡不仅意味着资源分配不当,而且加重了赤字国家的债务负担,最终为债务危机的爆发奠定了基础。

考虑到欧元区未来发展趋势和前景中的上述成就和问题,我们认为欧元区的扩张速度在未来将会放缓,甚至排除欧元区成员国收缩的可能性:首先,欧元区国家必须加强内部一体化,这包括建立跨境金融转移支付机制甚至财政联盟(虽然短期内不可能实现), 促进欧元区各种因素(尤其是劳动力)的自由流动,限制欧元区经常账户失衡。 其次,由于一体化进程是痛苦的,欧元区的一些外围国家可能会发现放弃欧元和重新使用本国货币可能是一个利大于弊的选择,这些国家可能会选择离开欧元区。

外围国家的退出将促进欧元区其余国家的一体化。

尽管英国不是欧元区成员,但最近的英国退出欧盟可能成为欧元区未来“收缩”的诱因之一。第三,尽管欧元区未来可能会变小,但欧元不会消失。

如前所述,欧洲主要国家已经认识到,只有通过促进欧洲经济一体化,它们才能实现持久和平并保持其国际地位,这意味着欧洲货币一体化进程将呈现螺旋式上升的道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