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新总统文在寅给东北亚多边游戏带来新的变数

5月9日,陷入半年政治动荡的韩国提前举行大选,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以绝对优势赢得选举。

由于文在寅所代表的进步力量的执政基础和执政理念与保守党有很大不同,他将对前两届保守党政府的内外政策进行重大调整。当前东北亚复杂紧张的局势也将产生重大连锁反应。

在内政方面,政治经济民主化将是新政府面临的核心任务。

韩国目前正面临一场深刻的社会危机。自20世纪80年代民主化以来,韩国的代议制民主制度仍不完善。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金大中政府采纳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新自由主义处方,实施了金融自由化、资本市场自由化、劳动力市场灵活性和大幅度开放国内市场等政策。尽管它在短时间内激活了遭受重创的韩国经济,但也引发了一系列严重的经济和社会问题。

财阀垄断和政府与企业勾结的问题越来越严重。社会财富越来越多地聚集到少数大型财阀手中。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的利益正在受到损害,贫富差距正在扩大。

在经合组织国家中,韩国是仅次于美国的财富最不平等的国家,社会福利指数最低,老年人贫困率最高。

1000多万人参加了反对朴槿惠的烛光示威,反映了人民对现有政治和经济制度的极端不满。

因此,执政的文在寅迫切需要因地制宜地改革现有的政治体制,推进“民主化2.0”。与此同时,它还肩负着“经济民主化”的重要任务,如打破财阀垄断,支持中小企业发展,扩大公众福利,保护劳动者利益,缩小贫富、代际和地区差距。

在外交安全政策方面,新政府将继承卢武铉“东北亚平衡外交”的基本理念,强调保持大国间的战略平衡,避免干涉大国对抗。

对美国来说,执政的文在寅(Moon Jae)不会遵循保守党政府对美国的类似做法,而是会在保持美韩联盟的前提下强调其外交安全政策的独立性。

竞选期间,文在寅一再强调“韩国的利益优先”,并在必要时“对美国说不”。

美国和韩国将在朝鲜政策、军事开支分摊、行动指挥权转移、自由贸易协定修订等问题上进行对抗。

温家宝对朝鲜的政策与金大中和卢武铉对朝鲜的包容性政策是一致的。他反对对朝鲜使用武力,并强调朝鲜核问题的解决应坚持压力与对话相结合。对朝鲜施压的目的是让朝鲜重返谈判桌。

这不同于特朗普政府对朝鲜的高压政策。

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韩国目前的反朝情绪很高。如果朝鲜在核问题上不做出重大让步,文在寅与朝鲜的接触是有限的。

在军费开支分担问题上,特朗普总统一再要求韩国承担更多驻韩美军的军费开支,甚至要求韩国承担部署“萨德”(Sade)的10亿美元。这引起了韩国舆论的骚动,韩国和美国将在军费分摊谈判中激烈对抗。

在战时指挥问题上,文在寅在选举大会上强调独立国防,主张推进朝鲜军队指挥体系改革,增强朝鲜军队的独立作战能力,努力实现朴槿惠政府在任期内无限期推迟战时指挥权的移交。

在贸易问题上,特朗普一再呼吁修改美韩自由贸易协定,缩小与韩国的贸易逆差,这对高度依赖外贸的韩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压力。

然而,韩美同盟是韩国存在的法律基础和“政治正确”。此外,金大中和卢武铉的两个进步政权也对美国非常友好。执政的文在国不会脱离韩美联盟的基本框架。韩国和美国仍有广泛的合作空。

关于中国,执政的文在寅急于修复被“萨德”破坏的中韩关系,中韩关系迎来了“破冰”的机遇。

共同民主党在“萨德”问题上比上届政府更具灵活性。

文在寅强调,“萨德”的部署必须经过议会批准和公开讨论等正常程序。他反对前任政府闭门造车的做法。

在就职演说中,他明确表示愿意与中美就“出口”问题进行讨论。在与Xi的电话交谈中,他表示将派代表团访问中国,讨论“萨德”问题。

如果中、美、韩三国能够就“出口”问题进行谈判,达成符合各方利益的计划,对三国在朝鲜核问题上的合作将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

中国对朝鲜的政策坚持平行的压力和对话,也与共同民主党一致。双方在推动恢复“六方会谈”和稳定半岛局势方面有着很大的合作/[/k0/。

总的来说,文在国政府的内外政策给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局势带来了降温的机会和动力,这一局势仍在“发烧”。各界应该对此表示欢迎和期待。

作者:王福栋,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朝鲜半岛研究室助理研究员。

这篇文章最近精彩的评论只代表了代表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中美焦点网的立场。

这篇文章是《中美聚焦》专栏作家的原创文章。版权属于作者和中美焦点。如需转载,请联系中美焦点微信公众号并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