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公司今年发行了6000多亿债券!收紧融资的信号现在已经发出。

住房企业面临融资调整。

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文件,要求住房企业发行的外债只能用于替代下一年到期的中长期外债。

风统计显示,2019年以来,住房企业境内外债券发行总量达到6047亿元(国内3401.92亿元,海外2645.08亿元),超过2018年同期规模。

住房企业面临海外债务调整据国家发展改革委网站7月12日报道,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通知,要求房地产企业申请办理发行外债备案登记。房地产企业发行的外债只能用于替代下一年到期的中长期海外债务。

此外,通知要求房地产企业应制定发行外债的总体规划,考虑汇率、利率、货币及企业整体资产负债结构等因素,审慎选择融资工具,灵活运用货币互换、利率互换、远期外汇交易、期权、互换等金融产品。,合理持有外汇头寸,保持境内母公司和境外分支机构外债、人民币和外币、中短期外债、内债和外债的合理比例,有效防范和控制外债风险。

(图片来源:官方网站NDRC)部分受访机构据《证券时报》报道,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近日对一些房地产信托业务增长过快、增长过快的信托公司发出了采访警告。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相关部门负责人7月6日表示,为了加强房地产信托领域的风险防控,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近日对一些房地产信托业务增长过快、过快的信托公司发出了采访警告,要求这些信托公司控制业务增长速度,提高风险控制水平。

据《华夏时报》报道,此次被引导的公司包括中国金融信托、中国航空信托、江苏省国际信托、万向信托、兴业信托、交通银行国际信托、光大信托、五矿信托、贝里信托和郭彤信托。

其中,万向信托占房地产信托的比重最大。

截至2018年底,万向信托管理的1611.69亿元信托资产中,房地产类占569.28亿元,占比35.32%。

发展最快的房地产信托业务是郭彤信托。

截至2018年底,郭彤信托的房地产信托业务为411.32亿元,同比增长99.41%,业务份额也从2017年的8.63%增至去年的16.56%。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8年底,AVIC信托的房地产信托业务规模仍高达773.55亿元,是上述10家信托公司中规模最大的。

此外,房地产信托业务超过700亿元的信托公司包括光大信托(758.83亿元)、五矿信托(740.58亿元)和中融信托(719.20亿元)。

本轮融资信号收紧之前,房地产公司刚刚经历了一个高速债券发行阶段。

至于海外债券,Wind统计显示,自2019年以来,住房企业计划发行的海外债券已达104只,计划发行规模为384.47亿美元。在同一时期,这一数字和规模都创下了历史新高,接近2017年的最高水平。

如果继续保持目前的速度,住房企业海外债券发行规模预计将创下另一项历史纪录。

今年以来,国内债券发行量已超过3400亿份。除海外债券外,住房企业发行国内债券的水平也很高。

风统计显示,2019年以来,住房企业发行的国内计划债券已达359只,计划发行规模为3401.92亿元。其中,债券发行数量已超过2017年全年,发行规模也接近2017年全年。

债务到期压力上升目前,在2019年以来住房企业债券发行加速的背后,债务到期压力主要受到影响。

海外债券方面,Wind统计显示,2019年将有66家房地产企业海外债券到期,到期金额为237.57亿美元,比2018年增长30.91%。

此外,2020年和2021年,住房企业海外债务将分别达到297.86亿元和316.38亿元。

国内债务方面,风统计显示,2019年房地产企业国内债务到期508笔,还款总额5303.02亿元,比2018年增长28.88%。

此外,2020年和2021年,住房企业内债将分别达到4453.51亿元和6837.24亿元。

其中,考虑到短期债务,住房企业债券的到期规模将在2020年进一步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今年以来房地产企业国内债券和海外债券的发行规模大幅增加,但由于到期规模的影响,净融资规模仍低于2018年同期。

根据天丰证券孙彬彬研究公司此前的分析,2019年上半年,国内信贷债务融资的流通有所改善,但住房企业进入了债务偿还高峰,新贷款占旧贷款的比例很高,导致住房企业信贷债务融资净额减少。

据报道,随着融资条件的变化,我们仍然需要关注房地产再融资的压力。

7月12日,泰和集团宣布其全资海外子公司太浩环球(股份有限公司)已完成4亿美元海外债券发行,并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债券代码为XS2022228113,年息15%,每半年支付一次,到期日为3年。

根据公告,太浩2018年第八次特别股东大会批准太浩grupglobal (co .)有限公司计划在海外发行不超过18亿美元的债券。

截至目前,在股东大会批准发行的美元债券金额内,太浩格罗博(股份有限公司)已完成总额11.55亿美元(包括本次发行的4亿美元)。

本次债券发行筹集的资金用于项目建设和其他一般企业用途。

就在一周前,泰和刚刚宣布计划在海外发行美元债券,在不超过五年的时间里筹集不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

太和集团2019年第一季度的报告显示,公司总资产为2472.78亿元,同比增长1.7%。营业收入74.53亿元,同比增长24.47%。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9.72亿元,同比增长308.95%。手头货币资金约206.42亿元,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量119.38亿元,流动负债总额1254亿元,短期贷款145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315.5亿元。

今年以来,已有56家上市房地产企业发行公司债券,累计融资716亿元。票面利率基本在4%-8%之间,平均为5.32%。

这次泰和集团以15%的年利率发行债券,相当于正常融资利率的2-3倍。

住宅企业在“休眠期”面临融资压力,市场运作也面临压力。

据《21世纪经济先驱报》报道,本轮房地产监管从2016年开始。到2016年底,热门一线和二线城市将率先出现下降趋势。

此后,随着监管政策的扩大,下降趋势逐渐蔓延到其他地区。

到2019年,全国市场的下降趋势已经形成。

受此影响,从2017年起,房地产企业的销售节奏将会下降。

根据中国房地产协会和上海一居房地产研究所发布的“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500强”报告,房地产开发企业500强的库存周转率从2017年的0.35大幅下降到0.16,2018年下降到0.13,为过去六年来的最低水平。

S&P的信用评级认为,由于缺乏政策和市场逆转的可能性,2019年销售速度仍难以提高/[/k0/,这也将继续给住房企业的“高周转率”模式带来压力。

其中,在需求方面,开发商正面临房地产市场监管的压力,一些城市的需求可能已经提前释放。

在供应方面,在最近几年销售被取消后,可供出售的库存可能变得不可持续。

土地购买量的急剧下降也不利于未来市场存量的补充。

去年以来,万科、恒大、碧桂园等龙头企业的增速明显下降,这也被视为触及规模“上限”的表现。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继续追求规模增长,我们将不得不承担某些系统性风险。

S&P认为,对于继续寻求规模增长的企业来说,“为了保持和提升其在行业中的地位,2019年新土壤储备的总体增长率相对较高,随后的大规模现金流出将继续削弱其已经很低的长期偿付能力。

“受此影响,这些企业的信用风险可能会显著增加。

根据国泰君安在该机构初步判断后的报告,就市场水平而言,在低库存环境下,房地产投资和建设预计将保持相对弹性,2019年是补货周期。

安森国际研究新闻(Anson International Research News)认为,在该国未来特别强调工业发展的慷慨下行趋势下,生活房地产的高杠杆和快速周转模式将难以维持。

今后,住房企业只能通过加强产品的精细化和特征化来提高项目的周转率,或者通过采用房地产的工业加工模式来帮助政府促进当地经济发展,以换取土地储备。

期待在一、二线热点城市拥有强大征地能力的龙头企业。

沈万宏远的《王胜研究新闻》还认为,在“限价股”和“限融资”正常化后,限融资导致集中度不断提高,有融资优势的住房企业从中受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