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龄化进程需要政策支持

根据国际标准,当一个国家或城市60岁以上人口的比例达到或超过总人口的10%时,表明该国或城市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

中国目前的老龄化人口已经超过1.6亿,并且正以每年近800万的速度增长。

据预测,到2050年,中国老年人口将达到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随着老年人口的快速增长,老年人对生活护理、康复护理和精神文化的需求日益突出,养老问题日益严重。

寸草春晖的养老策略日前,笔者走访了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和平家园的寸草春晖养老护理中心。

这个养老中心的建成是和平里街今年为人们做的十件实事之一。

据了解,寸草春晖老年护理中心所在的街道大多是旧住宅区。寸草春晖老年护理中心的出现解决了空的部分老年人老年护理问题。

寸草春辉老年护理中心是一家私人投资运营、政府支持的养老院。

它占地1600平方米,有50栋房子,可容纳100名老人。目前,疗养院已进入最后筹备阶段,预计将于9月中旬正式开放。

根据医院院长王小龙的说法,88名老人已经决定搬进来。在采访中,许多老年人亲自打电话或了解情况。

王闯说:传统观念正在改变。过去,送老人去养老院被认为是不孝顺的,老人不愿意离开家。

随着时代的发展,养育孩子和预防老年的观念正在更新。

只要养老院有良好的环境和良好的服务,并能为老年人提供良好的照顾,孩子孝顺父母的观念就越来越被公众所认可。

笔者在寸草春晖老年护理中心看到,房间干净、简单、舒适。走廊上安装了扶手,尽管只有二楼安装了电梯,以方便坐轮椅的老年人。

特殊营养专家也负责老年人的饮食。

据报道,该医院的护理人员有近10年为老年人服务的经验,他们在上岗前也接受过专业培训。所有工作人员将凭国家颁发的《养老证书》上岗。

养老是一项非常昂贵的事业。

虽然村草春晖是一个对人民的公共援助,有政府补贴和政策支持,但政府每年大约10万元的补贴对整个疗养院的成本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

我们希望政府能给予我们更多的资助和支持,让更多的社会力量愿意为老人服务。

王闯说。

社区草多的春晖老年护理中心的另一个优势是地理位置,毗邻三环路,植根于社区。儿童探望父母非常方便,这使得社区中的老年人能够在不离开社区的情况下养老,从而实现真正的社区养老。

王院长希望利用这一优势,与周边主要医院形成绿色通道,为患病的老年人提供方便。

据报道,和平家园区老年人口占32%,其中60岁以上5000多人,80岁以上700多人。

由于工作繁忙,没有时间照顾孩子,许多老年人无法度过晚年。发生了几起悲剧,老人在家中去世仅两三天后就被发现了。

一位老人说:我们通常不会选择去养老院。

在采访中,一位老人说他的孩子都在国外,他考虑过住在养老院。当他去养老院了解情况时,他发现那些不能照顾自己的老人没有得到认真的照顾。他说:他一进房间,脸上就有一股难闻的气味,没有人给倒在床上的病人洗澡。

据了解,由于政府资助的公共疗养院数量很少,它们需要排队居住,形成卖方市场。

截至2008年底,中国共有老年福利机构37623家,老年床位245万张,只能满足60岁以上老年人需求的1.5%,不仅低于发达国家的5% ~ 7%,也低于一些发展中国家的2% ~ 3%。

在这种完全由疗养院主导的养老市场中,很难保证老年人的权益不受侵犯。

与此同时,虽然一些私营疗养院有良好的服务态度和一流的硬件设施,但每月5000至6000元的高价也为养老设定了一个很高的门槛,这让绝大多数老年人感到害怕。

除了价格因素,这些疗养院通常位于远郊和县城。儿童就诊不方便,如果老年人患有急症,就医也是一个大问题。

从国际养老趋势来看,90%以上的老年人愿意选择在家养老。

其他国家的经验值得向老一代、老一代和老一代学习。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财政养老支出逐年增加。1978年,离退休人员支出17.3亿元,1990年增加到388.9亿元,2003年达到4088.6亿元。医疗费用从1990年的76.2亿元增加到2003年的271.3亿元。

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社会保障支出高达国内生产总值的13%,近年来稳定在5%左右。

与一些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一些西欧国家,由于高所得税和高社会福利政策,社会保障费用接近国民收入的13%。

美国养老金支出在某些年份超过国防支出,成为主要的财政支出项目。

以邻国日本为例。早在1963年,日本政府就出台了《老年人福利法》,倡导保护老年人的生命。1982年,出台了《老年人保健法》,以全面促进老年人保健设施。

随着日益严重的老龄化,日本于2000年4月开始实施护理保险制度,要求40岁以上的被保险人支付一定数额的保险金,以便将来接受护理。被保险人接受护理时,只需承担护理费用的10%。

另一座山的石头可以作为一个例子,学习其他国家的养老经验,制定一套符合中国国情的养老政策,使老年人能够在温暖愉快的环境中享受晚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