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通大山堡黑颈鹤保护区的那些人和事

起重机警卫陈光辉将为大山包过冬的黑颈鹤提供食物。《城市时报》记者谢辉拍摄到一名入侵者闯入栖息地,令黑颈鹤大吃一惊。

这组照片是由《城市时报》记者谢辉在昭通大山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拍摄的。一群努力保护黑颈鹤的人的出现及其工作人员的辛勤工作给这个地方带来了巨大的变化。从第二年的九月到三月,昭通大山包迎来了一群特殊的客人,黑颈鹤。

它已经成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8年多了。

1988年12月4日,云南大学生物系教授王子江等鸟类学家在昭通大湾袋中发现了黑颈鹤。

从此,大山包这个地名连同黑颈鹤逐渐为世人所知。

大山包黑颈鹤保护区不断升级:1990年成为市级保护区,1994年成为省级自然保护区,2003年成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为了协调黑颈鹤与当地居民和谐共生的关系,大山包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工作人员每年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事实上,因为黑颈鹤,当地人也从中受益。

2011年底,《城市时报》记者再次访问大山包,观察在这里生活多年的人们和在那里过冬的鹤。

早在专家发现黑颈鹤之前,著名的大山包起重机保护所就定期飞往大山包。

当地人称黑颈鹤为雁。

数百年来,流传在这里的一个美丽传说保护黑颈鹤不与大山堡的居民相处。

据说最先来到大山包的黑颈鹤是一对住在池塘边的夫妇,所以当地人把这个池塘叫做沿河池塘。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池塘逐渐变成了一片干燥的土地,但沿河池塘的名字已经流传下来。

向这种优雅的翅膀展开,全身洋溢着动物的不朽精神,大山宝人视之为神之鸟。

首次来到大山包的黑颈鹤遭到村民的袭击,但灾害频繁发生,毁坏了庄稼。

村民们认为野鹅是神圣的东西,不能被攻击。他们去落雁旁边的池塘献祭和祈祷。

这个传说一直流传到今天,大山宝人再也没有打败过黑颈鹤。

我从陈光辉那里得知这个传说,他被称为第二代起重机保护者。

自2004年以来,刚刚与赵结婚的陈光辉从婆婆董英兰手中接过了保护黑颈鹤的任务。

在陈光辉接手这项任务之前,她已经知道了丈夫的家庭有义务爱和保护鹤的故事。

这些故事和媒体报道一起广为人知。

大山包大海子是黑颈鹤的重要夜间活动场所。

陈光辉的房子离大海子不远。步行大约需要五分钟。

是陈光辉的岳父第一次自愿喂黑颈鹤。

据说早在云南大学的专家发现黑颈鹤之前,陈光辉的岳父就开始喂养它们了。

陈光辉的岳父是当地的赤脚医生。每天,老人带着玉米去大海子喂黑颈鹤。

后来,扔鹤粮的工作移交给了婆婆董英兰。

1992年,董英兰投掷鹤类食物的场景被一位参观大山堡的摄影师发现,并在他的作品中被提及。

媒体发现这条线索后,董英兰成为大山包人保护鹤类故事的典型代表。

起重机警卫陈光辉每天用手机数黑颈鹤的数量。2003年,陈光辉嫁给了赵薇。

2004年下半年,董英兰告诉他的儿媳妇,他的眼睛受伤了,他不能喂他们。

因此,陈光辉接管了这项任务。

起初,黑颈鹤对这个奇怪的女孩很警惕。

她开始总结自己的经验,并找到对付黑颈鹤的方法。

走过时,慢慢走。

当鹤的食物被放进去时,必须把它扔得高高的,分散开来,这样黑颈鹤就可以吃了。

六个月后,陈光将能够独自喂养黑颈鹤。

到2006年,陈光辉发明了一套口哨语言,专门用来对付黑颈鹤。

一开始,黑颈鹤不理我,我每天都在吹。

经过一年的磨合,黑颈鹤似乎已经明白了陈光辉哨子的含义。

嘘嘘嘘!嘘嘘。每天下午1点,陈光走进大海子湿地吃饭时,都会以这种节奏吹口哨。

陈光辉会说这种有节奏的哨声意味着食物马上就要来了。

陈光辉会扔食物,躲在海里监视隧道摄影爱好者的黑颈鹤行为,不停地按快门。

快门的咔嗒声在狭窄的通道中回响。

嘘,吹一声长口哨,陈光就会抓住篮子里的玉米,把它高高地扔在前面。

哨子的意思是告诉黑颈鹤通知它的同伴来吃东西。

除了黑颈鹤的哨声,陈光辉还形成了独特的哨声通信系统。只有她和海子管理站黑颈鹤救援中心的黑颈鹤才能交流。

2007年,一只受伤的黑颈鹤被送到大海子管理站,陈光辉负责处理。

在过去的四年里,陈光辉和这只断了翅膀的黑颈鹤已经形成了默契。

陈光辉每天喂黑颈鹤的时候都会吹口哨。

新一代起重机管理员的故事作为大海子管理站的起重机管理员,陈光辉的工作不是每天都那么容易养活的。

2008年,昭通遭遇暴风雪。

陈光辉会记得,为了照顾黑颈鹤,在一年的30号晚上,她的家人,无论老少,都出去喂黑颈鹤。

我岳母和丈夫铲前面的雪,我把食物扔在后面。

陈光辉说,如果铲子不被用来铲雪,黑颈鹤就找不到食物。

当他扔完鹤类食物回来时,每个人都开始燃放鞭炮,而陈光辉一家甚至没有开始做除夕饭。

对陈光辉一家来说,照看黑颈鹤是全家人的共同事业。

2007年送往救援站的受伤黑颈鹤由陈光辉的丈夫赵强操作。

当黑颈鹤被村民带进来时,它的翅膀被切掉了,骨头变成了断骨,伤口溃烂了。

大山包镇中心医院的医生赵强对黑颈鹤进行了手术。他割下折断的翅膀,找到草药包起来,连续施用了十多天。只有那时黑颈鹤的状况才得以改善。

平时,陈光需要清点起重机的数量并填写表格。

只要有空,赵强就会帮忙。

赵强和陈光将有一个6岁的儿子。

孩子们受到了童年的影响,也对黑颈鹤产生了感情。

他会唱儿歌来表达他对黑颈鹤的爱。

雁鹅雁拉长(很长的意思),拉向山林。

犁是弯曲的,簸箕是圆的。

这是一首名为《雁歌》的儿歌。

在一个雾蒙蒙的早晨,村民们在黑颈鹤的栖息地附近收集干牛粪。现在,受伤的黑颈鹤已经在大海子救援站生活了4年。

从它的大小和叫声来判断,陈光会判断它是一只雄性鹤。

在他受伤的第一年,雄鹤的妻子和他们的孩子和他一起在大山包呆了两个月,然后他不情愿地飞走了。

黑颈鹤和人类一样,通常是一夫一妻制和忠诚的。

陈光辉会说她喜欢黑颈鹤固有的性格。

陈光辉13岁就出去工作,感受世界的温暖和寒冷。

当我2003年回到家时,我在大山包遇见了赵强。我的感情被隐藏起来,他们结婚了。

陈光辉是行政部门的吊车司机,月薪850元。

由于两代鹤类保护家族的卓越声誉,许多来大山包的游客都会选择陈光辉的住处。

2007年,陈光辉一家搬到离大海子更近的地方,建了一个简单的酒店,有11间客房,可容纳32人,入住率很高。

每三天,陈光辉花费近1000元为游客购买蔬菜和烹饪。

赵强在镇上当医生,收入颇丰。婆婆董英兰的生活负担大大减轻了。她从起重机警卫的位置上完全退休,照顾她的孙子学习。

虽然他很忙,整天呆在大山堡,但这对年轻夫妇陈光辉和赵强对他们目前的生活条件非常满意。

家庭收入不错,还有家庭成员和黑颈鹤。

他们希望未来将以这种方式度过。

云南大山包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是大山包保护和管理的主要职能机构,陈光辉是大山包工作的年轻人。

这是政府一级的公共福利机构。其管理由昭通市政府领导,业务由国家林业局和云南省林业局负责。

黑颈鹤一到大山包,行政部门的工作人员就会很忙。

他们必须跟着起重机去大山包。

根据规定,在黑颈鹤到达的半年期间,行政部门的年轻男性工作人员必须轮换到大山包巡逻队。

郑袁剑在行政部门工作了3年,被视为老员工。

2011年12月30日中午,他带着两名年轻同事去大海子管理站进行轮换巡逻,以取代之前的一组巡逻同事。

他带来的两个人是2008年毕业于云南农业大学的刘楚雄和2010年毕业于西南林业大学的蔡锐。

作为一个女孩,蔡瑞不必上山。

然而,在行政部门工作了两个多月之后,她对大山包的一切都感到新鲜,并自愿上山。

刘楚雄19岁毕业于农业大学。当了两年老师后,他被行政部门录取了。

当他上山时,他在新岗位上工作了三个多月。

他们俩都认为他们的专长适合这项工作。

不是所有的年轻人都像他们一样。

2010年7月,政府招聘了一名高学历的年轻人到昆明,希望他能加入政府的科研团队。

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位年轻人和他的父母来到昭通市昭阳区检查行政部门的办公环境,并立即决定终止合同。

在他们到达山顶之前,他们觉得政府的工作非常艰难。

郑袁剑说道。

虽然有公共机构,但政府的工资相对较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