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西河古镇

西河古镇是我的家乡。

离开家乡30多年后,我也走过了许多繁华新奇的地方,但我一直被这个位于清衣江上游的水乡小镇所困扰。

这不仅仅是我出生和长大的地方,也是因为有许多关于这个小镇的故事,这些故事无法从我的记忆中抹去。

在早期,沿着青弋江逆流而上需要一整天的时间。

现在,有一辆直达市区古镇的公共汽车,一个多小时就能到达。

这也使更多的人能够探索古镇和当地的风景。

然而,今天的古镇--我的家乡,在我的眼里,和童年的印象,早已改变,面目全非!30多年前,源于码头的小镇西河已经存在了数百年。那时,没有人称它为古镇。

在我们看来,她处处充满生机和活力,就像天堂一样。

也许是因为地理关系,周围几十英里的人们把这个地方视为购物和聚会的天堂。

因此,每天早上,古城里的老街和集市都挤满了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今天的小水乡已经看不到熙熙攘攘的景象了。

当时流通不方便,供应短缺,但早市的农产品相当新鲜:蔬菜青翠繁茂,水产品、鱼虾鲜嫩鲜活。

古城里有72条线和一切:十字街的茶馆,张家祥的澡堂,瑞家巷的竹制品店,街上的米沙店,街上的药店和棺材店,码头上的搬运队,甚至还有修鞋和釜秤。所有线路都有能力。

这也创造了一个小镇人的光环和信心——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作品都被看过和玩过,这样以后出去闯荡江湖就不含糊了。

西河码头(Xihe Dock),见证着市民返回家乡时离去的众多而复杂的水岸,随着陆路交通的变化而突然被遗弃。现在它荒芜了。一切似乎都像过眼云烟,风景不复存在。

那个时候的古镇安静而安逸。

因为没有路,码头成了通往外面世界的唯一出路。

每天早上,几艘船顺流而下到达县城。早期,也有船只到达大龙坊码头。

渐渐地,那些出去的人很少回来。

总是有更多的人出去,更少的人回来。

后来,当高速公路开通时,人们开始换公共汽车出门。船舶业务逐渐衰落,最终停止。随着古镇的幸运,码头变得孤独了。

但是清漪河水一直是古镇居民最好的营养来源。

就在大批采沙船队进入之前,清漪河原本是古镇盆地的原始天然海滩,水流平缓,河底清澈,鱼虾成群,是一个受影响数千年的巨大天然海滩,特别令人兴奋。

一望无际的白色、纯净而柔软的沙滩,赤脚踩在上面,非常舒适。

藏在沙子里的砂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这是我们小时候玩耍和游泳的好地方,也是古镇居民最喜欢的栖息地。

每年夏天,它都会成为人们快乐的天堂。

然而,现在看来,这个地方已经成为最令人遗憾和痛苦的地方。

因为,这个美丽的海滩已经在野蛮的挖掘中消失了!不仅仅是海滩消失了,还有许多与古镇居民相关的生活兴趣。

这个小镇的许多工匠代代相传。

胡裁缝就是这种情况,他可能一年到头都呆在室内。他是白人,干净温和,看起来像个工匠。

那时候很少有人做新衣服,但是一年前,裁缝胡开始忙碌起来,因为每个家庭都要为新年买一两件新衣服。

理发师华叔叔也是我的邻居,他一生都在理发。

从我记事起,我的头就交给了他,我小时候经常受到表扬,因为很多孩子剪头发时不能坐着不动,也不诚实,但我可以挺胸直立。

还有一个“铁匠七年级”,他年轻时是个不错的人物。

人们很英俊,铁匠很熟练。

当时,有一句流行的谚语叫做“一次铁打,两次放血”。据说铁匠和杀猪者赚了更多的钱,受到人们的高度重视。

然而,这一美好的景象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时代的变化,一些行业逐渐被新一代所取代。那些在当时受到重视的有才能的人要么改变了他们的职业,把他们的家人转移到国外,要么永远死去。在这一点上,没有更多的后来者。

这是我的家乡,西河,一个在社会转型过程中逐渐衰落的古镇,一个离我们很近很远的地方。

这段话和这些片段只是为了记录外人不知道的古代城镇居民的生活场景,就像时间空流逝,场景再现,这样更多的人可以反思不远处的历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