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火车站

新车站充满生机和活力。老车站的脸上充满了沧桑。你知道火车站有83年的历史吗?你知道23年前柘山路双站广场的车站建筑很轰动吗?现在,旧火车站即将重生,彩虹般的高速铁路即将在这片土地上起飞,江城市即将迎来又一次飞跃。

繁荣的过去没有被时间埋葬:83年记录了几代人的成长,见证了这个城市从鱼米之乡到现代滨江城市的巨大变化。

该站的雏形在桃沟。火车作为一种现代交通工具,在中国诞生了100多年。

1905年10月,詹天佑的工程师开始建设中国第一条独立的铁路,京张家口铁路。几乎与此同时,安徽也计划修建自己的铁路来改变交通拥堵状况。

1905年7月,安徽铁路公司收购了桃沟50亩土地,并设立了铁路办公室修建江南铁路,后称京赣铁路和皖赣铁路。

然而,这个项目非常困难。到1911年4月(清朝宣彤统治的第三年),万陵只完成了32公里的路基和桥涵,由于无法筹集股份而停止了建设。

后来,北洋政府与英国中央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800万英镑的合同,继续修建江南铁路,但贷款因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而损失

直到1933年5月21日,江南铁路有限公司修建了76公里长的孙家埠铁路,于当年11月25日通车。它是皖赣铁路最早修建的铁路段。

这也导致了火车站的建立。

根据相关消息来源,从解放前到70年代中期,火车站位于现在的桃沟和第一人民医院之间,靠近东方花园社区。

由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1938年,“国民政府”下令拆除铁轨和破坏道路,阻止日寇向南推进,“江南”铁路就在此时夭折。

解放后,铁路部队、铁道部第五工程局和铁道部第二设计院来到皖南和赣北修建这条饱经风霜的铁路。

然而,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延迟、三种材料(钢、木和水泥)的缺乏和项目的缓慢进展,在此期间,马被骑上和下马,维修和保养停止和停止了许多年。

最终于1984年5月竣工,交付上海铁路局运营。

皖赣铁路近80年的建设反映了近代内外部动乱的历史。建造时间是世界上最长的。

在火车站客运史上,曾经辉煌的浙山火车站也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据了解,康福禄火车站最初是由铁路职工和少数人用来上下车的。然而,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知青不得不“上山下乡”。火车站成了最热闹的地方。因此,火车站在火车站客运史上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虽然时代变了,但在上海许多老知青的记忆中,这个疗养胜地仍然活着。虽然条件很差,但它却封存了许多知青美好的青春记忆。

39年前,康福路火车站还承担了唐山地震灾区伤员的运输工作。

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由于旧火车站(桃沟火车站)和康福路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客流需求,新的客运火车站(现火车站的前身)应运而生。

20世纪80年代初,桃沟火车站和康福路站关闭了客运服务。

众所周知,位于柘山路双站广场的火车站建于1992年。它由上海铁路局管辖,是全国二等站。

“火车站在国庆节前建成通车。它建成后非常壮观。

”车站的老乘务员王魏群说。

二十三年前,火车站曾一度引人注目。

现任客运组织者丁刘萍当时刚刚进入机场。她模模糊糊地记得,为了庆祝战争,所有的职工都发行了咖啡色的“车站开门服”来隆重纪念它。

新建成的火车站共有5条车道,第一条车道(站台1)是客车的上行和下行车道。第二列上行货运列车穿过道路;第三(2号站台)和第四(3号站台)车道是下行公共汽车坡道。第五条路线是下行货运列车经过的地方。

从车站室的布局和功能设置来看,车站有一个售票厅,有10多个售票窗口,可容纳约1800人,分为3个普通候车室和1个软座候车室,还有行李室、驾驶室、办公车间、食堂、浴室、体育娱乐活动中心,甚至是当时最时尚的“舞厅”。

目睹巨大变化并呼吁在城市建立新火车站的重要性不可低估。

它是城市现代化的象征,也是现代交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也见证了城市发展过程中的一切。

目前,火车站并不大,但它见证了铁路建设和地方经济发展。

就运输能力而言,在1992年火车站建设之初,每日火车的数量不到10辆,运送的乘客只有2000至3000人。主要目的地是铜陵、上海和厦门。包括首都北京、东北三省、西南边境甚至合肥在内的其他城市都禁止通行。今天,每半小时有40多对火车运行,甚至一小时有四五列火车。目的地几乎覆盖全国所有省份的主要城市,平均每天有14,000名乘客,节日期间每天的高峰人数超过40,000人。

与此同时,20年前,只有两条公共汽车路线,4号和7号,通往火车站。现在,从火车站有八条公共汽车路线。

铁路乘客的变化也很大。

那时,铜陵有许多商人来“制造商品”,许多人在上海工作。

他们经常拖着几个大蛇皮袋,甚至扛着杆子拼命赶火车。

丁刘萍表示,当时列车拥挤率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有些线路几乎每次都爆满,尤其是春节返程期间,车站工作人员不得不争分夺秒地帮助乘客上车,甚至从车窗“塞人”。

如今,农民工的数量相对较少,他们的行李也较轻。

“发展越来越好,火车站的客运地位也在不断提高,铁路在服务区域经济中的作用也在不断得到体现。

铁路方面表示,随着皖赣铁路和宣汉铁路的建成,宽阔的长江已成为皖北和皖南交通的最大障碍。

为了突破这个“瓶颈”,修建长江大桥迫在眉睫。

这座桥的建设反映了改革开放后现代化建设的高速度和高质量。

2000年9月30日,仅用了三年半的时间就建成通车。

长江大桥突破了华东铁路网第二通道的“瓶颈”。一座桥横跨南北。公路和铁路都是活的,实现了几代人的梦想。

“近年来,每年春节过后,大批武汉农民工乘船涌入铜陵火车站,然后坐火车去上海和杭州工作。

铜陵站农民工的涌入表明铜陵至九江铁路衔接的紧迫性。因此,安徽省和铁路部门决心再次建设铜陵至九江铁路。

铜陵至九江铁路于2005年3月开工建设。铁路建成通车后,长江中下游将有一条铁路与长江黄金水道并行。从上海到南京,它将通过安徽省的马鞍山、铜陵和贵池连接九江和武汉。这样可以缓解长江流域人口密集和经济发展带来的交通紧张。

此时,江南铁路将向四面八方延伸,火车站将成为江南铁路由南向北、由东向西的中心。

上个世纪的变化就像一个故事,发生在火车站,曲折生动。

现在,她即将破土动工进行重建,穿越城市边缘的火车正在加速行驶。

即将到来的高铁时代必将见证这座城市的崛起。

记者王闪灵和吴安雅拍得更多:你还记得朱自清背后的出发站台吗?自古以来,车站就意味着“远离伤害”和“团聚”。每一站,有那么一会儿,留下的都充满了重逢的悲伤和喜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