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需要我,我能做些什么。”

班·陶晶(左起)于2002年成为自由作家,并在全国的报纸和杂志上发表了许多文章。

六年后,他被录用后成为了一名社区干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希望与生活有更多的接触,并在社区工作中收集更多的资料,以突破写作的瓶颈。

我不认为在社区的“大熔炉”里,他被感染了,变得文雅了,而是投身于社区工作。

“为社区服务好是一篇大文章。

花园协会居委会主任班·陶晶说:“带着感情写作是值得的。”。

起初,他认为社区工作很容易。陶晶17岁时参军了。20岁时,他脱下军装,成为一名工人。由于他杰出的能力,他先后担任了厂长和厂长。1998年买断服务年限后,他担任了一家私营企业的董事,两年后开始了自己的业务。

“2002年,我的生意不成功。我开始了我的自由作家生涯。我一直在写作,但收效甚微。我的名字也可以在国内著名的报纸上看到,比如《人民日报》、《半月天》、《新民报》。然而,在我的写作中,我越来越感到遇到了瓶颈。我的思维不顺畅,灵感枯竭了。

陶晶回忆道:“我渴望找到突破的方法。2008年3月,经过招聘考试,我成为了一名社区干部。那时,我对社区工作知之甚少,但我只是觉得这份工作应该是缺少父母的简单工作。我也可以经常和居民打交道,当然也可以收集很多写作材料。

但事实让我明白这份工作很难。

“我想一直在社区工作。在为社区居民解决了各种各样的难题后,看着居民们的笑脸,听着居民们发自内心的感谢,陶晶感到非常成功。

潘基文·陶晶说,随着时间的推移,“老百姓需要我,我可以为老百姓做点什么”的感觉让他深思,是把社区工作作为一种打开写作道路的工具,还是把这项工作作为他作为一名党员和社区干部的人生使命。

由于理论基础扎实,管理实践经验丰富,工作作风务实,在社区服务后不久,班陶晶等社区干部被上级选派到复旦大学接受社区管理培训。

看到领导和同事们的殷切期望,陶晶终于下定决心:“我要一直在社区工作,为社区和居民服务。”

社区工作和写文章是一样的。2009年,班·陶晶的负担甚至更重。今年,他被任命为花园俱乐部党委书记和社会住房委员会主任。

抵达后,班·陶晶开始对这个社区有了更多的了解。

“任何工作都必须与实际情况密切相关。落后或太先进是不够的。

”在仔细梳理了以往的工作经验和教训后,陶晶感叹社区工作急、缓、轻、重。写文章有相似之处也有不同之处,所以必须注意文章的布局。

在与同事讨论后,陶晶提出了一个“四抓”计划。

陶晶解释说:“所谓的“四重”是指抓团队、抓服务、抓活动、抓创新。”。如果“四大压力”做得好,社区工作就会有效。

“在抓班子工作中,陶晶把党员队伍建设和管理作为重中之重。”党组织是堡垒和先锋。只有团结党组织周围的社区,我们才能做好工作。

陶晶说,“正因为如此,花园俱乐部创造性地建立了家庭党校,受到了大家的好评。

所有的工作都是为社区和居民服务。所有的活动都是为了让社区更加和谐,让居民更加幸福。无论是抓团队、抓服务还是抓活动,都要结合实际情况进行创新。创新的目的不是搞形式主义,而是实现服务和活动”。

在这一指导思想下,“1510生活服务圈”、“好邻里趣味俱乐部”的建立和全省第一个社区桥梁活动站的建立,先后证明了花园俱乐部“四抓”的有效性。

“到目前为止,我关于服务社区的伟大文章已经得到了社区居民的认可,但我知道这篇文章还远未结束,我相信我能写好它。

”班陶晶满怀希望地说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