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忙这件事,耽误了打朱迪|文史宴

:文健皇帝忙于此事,推迟了与朱迪|石闻的战斗。本着用人无庸置疑的精神,文健皇帝把军事上的权力完全下放给了黄子成和祁泰。虽然割除诸侯符合他的想法,但这对文健皇帝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文健皇帝大部分时间都专注于重组,以实现他和他父亲的政治理想。他没有足够重视朱迪,所以他在战场上多次战斗和失败。然而,文健的重组得到了全世界的支持和期待。 在登基初期,文健皇帝专注于重组,而不是与朱迪的战争。这是他年轻时的政治理想,也是他父亲朱彪的遗愿。 不言而喻,公务员制度改革是公务员制度改革的最重要内容。由于发现了文健的史料,即“明成祖”,文健礼仪制度获得了最原始的资料,因此有必要予以特别关注。改变吴鸿清洗的政治气氛,把治国之道从激烈扩大到广泛,本来是文健改组的目的。因此,法律改革当然是其中之一。经济和社会政策作为“制度历史标准”的“外缘”,将在最后讨论。 公务员制度改革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体现了政治制度的全面设计和有机整体。 它带有方孝儒个人政治理论的强烈痕迹,也充满了朱允炆自己的治国思想。 无论从纵向还是横向来看,文健的官制都像一条“长山之蛇”。先打后打、先打后打是一系列系统的措施。 如前所述,军事事务都在黄子成和祁太的控制之下,他们在文健初年以唐朝大臣的身份出现。 既然方孝儒不被允许担任财阀政府的职位,那么专注于政府体制的设计和改革是非常正确的。 方孝儒的军国主义者比黄奇略胜一筹。不幸的是,他们没有充分发挥方孝儒和黄奇之间固有的权力斗争。然而,他们没有超过黄奇并掌权。他们被赋予了不同的分工。可以说,他们向黄奇要求外交事务,并从内政中学习。 与此同时,朱允炆并不十分热衷于切断诸侯以赢得燕国。在文健早年,他的主要精力实际上是与方孝儒讨论周官的法规,他迷恋于治国之道。 这样,黄奇负责军队的国民政府,方小茹、张瑶、陈迪和朱允炆自己负责内政,这是新中国成立前两年的主要政治结构。 方小茹和朱允炆对军事一无所知,能够在内政上获得优势。朱允炆把权力下放给了黄帝,但他不认识士兵,但他错过了国丧师。 洪武三十一年和朱允炆登基的那一年,这个制度被修改了。 切断第五军大副和重建大理寺的决定于今年9月完成:9月20日,第五军大副被免职。 这是大理寺修复的日子。 9月20日,第五军总司令被任命为法官。 这是大理寺修复的日子。 然而,这两项改革并不是文健重组的主要内容。 文健元年二月,寿州的学科带头人刘恒写了一封信,揭开了文健重组的序幕:一个更加明确的政府体制。 首先,寿州的教练刘恒应该直言不讳。 以上文字:军事和军事技能,长期技能 六卿的官阶不如五卿,不如此显长,...有,和孝儒讨论,是一个大的加分更多 更正式的制度 首先,寿州的教练刘恒应该直言不讳。 以上文字:军事和军事技能,长期技能 六卿的官阶不如五卿,不如此显长,...有,和孝儒讨论,是一个大的加分更多 当地一名非常低级的教官刘恒本突然回复了一封信,朱允炆很快接受了。他说的话很合朱允炆的口味,并被更多人所接受。 可以看出,刘恒的话绝对不同于一般应该写在信中的东西。 高层政治行为受到低层官员的赞扬,这是中国的政治传统之一。 也就是说,明代张聪的归娥仪式和邹应龙解体的燕宋都是值得注意的例子。 笔者推测,朱允炆和方小茹暗中指使刘恒站出来说话,以便利用当前形势推进重组。 刘恒强调民事和军事之间的区别,但没有提到体制合理化的要求或重组背后的政治理想。 这表明,从一开始,朱允炆和方孝儒就想得到士大夫群体的支持,推动改革。 然而,上述书中揭露的用右手语言贬损吴的倾向让陈武不寒而栗。这不仅削弱了对该规则的支持力度,也掩盖了对文健政治局势的隐忧。 刘恒在2月份写道,文健的重组已经正式进行。 文健第一年的二月、三月和四月是政府改组的第一个高潮:家庭部和刑事部改为四个部;六种产品的排名上升到第一。政治特使升到了二年级。唐上官进入了一级。调整都察院、大理寺、太昌寺、路宏寺、总局等中央官员。 文健第一年的这些改革几乎与封臣的削减同步进行。齐王、襄王和岷王在文健元年上半年被割除。 7月,朱迪起义,朝廷的重组成为他进攻的借口。 文健政府在战斗中改变了体制,其主要焦点是两年后文健的重组,这是文健重组的又一个高潮。 年初,政府颁布了“明成祖”,这在皇家礼仪中有详细规定。东宫和王宓的官方制度也进行了修改。 毫无疑问,这是因为鉴于朱迪的叛乱,法院不得不修改王室之间的程序和规范,以适应新的形势,并寻求王室内部的和谐。 “明成祖”自称来自宗法制度“明祖训皇帝”。仪式和“明祖训皇帝”之间确实没有矛盾 “明成祖”在不违背“明成祖”的原则下,对官制和礼仪做出了新的规定 像“皇帝的曾孙可以在国王身上看到”这样的礼节显然是由时间决定的。 由于原始材料《明成祖》的颁布及其在世界上的幸运存在,我们可以一窥旧史重构中记录的时间和事实错误。 今年的京南战争,法院一再败诉 北平、白沟和沧州相继被打败,直到济南在年中完工。到年底,东昌获胜,方毅解决了困难。 然而,正是在今年,法院将改革从2月推进到8月。 都察院到帝国大厦;皇家书院、步行街、大理寺、詹士福等中央政府部门都有更多的副本。翰林院经历了一次大手术。苏松仁仍然掌管家务,宫殿和寺庙的门都被换了。 这一系列改革可以被视为第一年改革的补充和延续。 过去两年的改革耗尽了文健重组的大部分内容 文建三年后,朝廷年初在东昌大获全胜,被宣和何佳打败。齐和黄两次登上王位。 今年的军事形势喜忧参半,但燕国的士兵也被剥离,战争模式陷入僵局。 然而,今年的重组可能会停止。修订《公务员法》和发布限制僧侣和尼姑土地的新政策是主要的重组行动。 建国四年后,闫冰南下,军事形势逐渐恶化。 这一年,朝廷在燕国士兵的南进方面非常薄弱,但燕国士兵孤军深入,也屡遭挫折,看不到胜利的绝对把握。 今年,朝廷仍然完成了北京和魏国武术的创作和散军衔制度的改革。 审视文健的重组进程,仔细审视重组的时机,我们可以看到:首先,文健重组的开始与京南战争没有多大关系。 朱允炆即位后,方孝儒未入京,人民会见了国王和大臣,任命朱允炆为尧舜。 文健早年,方孝儒等人的文章和讨论很少以伐诸侯为词。 动摇诸侯是齐国和黄国的奋斗目标。对于方小茹等人甚至是朱允炆本人来说,这都不是什么紧急的事情。 朱允炆的《担心始于文更兵的战争被打败》是一个非常有力的内部证据。 考察方孝儒的藏书,鲜有割据诸侯的相关事件。 这当然是由于许多出版物后来被销毁的事实,但方孝儒主要关心的不是切断附庸国。 同时,虽然解缙在西方很远,但它仍然担心李长治的变化,但方舟子很少注意。 他的第一个想法不是切断附庸国,而是改变制度。这是一个完全确定的历史事实。 在文健统治的第一年和第二年,黄奇变得强大,但他对重组不感兴趣,也很少关注。因此,方小茹和朱允炆不得不把重点放在重组上。这两年也是文健重组的主要时期。 黄子成和祁太对封臣的兴趣高于文健二世。文健后期,文健的重组逐渐陷入沉寂,这与京南战争密切相关。 京南屏兴,朱迪的借口仍然主要是斩三藩,所谓“王石清白”也是 以重组为例,这只是他的第二个借口。 事实上,在朱迪咬牙切齿、遭人恨杀之后,他只剩下齐国和黄国(这可以从朱迪争取方孝儒的意图和保留中低级公务员的意图中得到证实) 新中国成立的第二年和第三年,齐国和黄国先后两次担任这一职务,方孝儒逐渐涉足军事和政治事务。 文健中期之后,重组的步伐放缓了。作者推测这与方小茹对政治的分心有关。 建议疏远了王子和他的儿子,放弃了领土,保卫了这座城市。黄奇建军后期,方孝儒实际上取代了黄奇。 军政、内务“肩并肩”,原来全力致力于重组的运动,自然放缓了 三、文健重组在逻辑上和事实上毕竟与京南战争无关 即使有联系,也是间接联系。 朱迪猛烈攻击的两个借口是:切断附庸国和改革制度,这只是一个现实和一个弱点。 把弗朗西斯科变成现实,把他改造成虚拟 然而,随着荆南战争的逐步推进,朱迪使真实变得更加虚拟,虚拟变得更加真实。 赢得这一职位后,朱迪很少再提及割据三藩,而集中精力讨伐“重组”和“造反先人法” 稍后将详细讨论朱迪的战略。 就朝廷而言,如上所述,朱允炆和方孝儒早就计划好了重组运动。它是国家社会的一套总体设计和总体规划,由朱允炆君主及其大臣们强烈的政治理想所驱动。 《李周》等儒家经典渗透其中,形成了朱允炆君主和大臣的一整套思维结构和行为模式。 作者推测,与朱允炆的宏伟政治理想相比,削减诸侯甚至可能不是第二重要的任务。 在文健执政的第一年,方孝儒甚至想收回矿区,只是为了准备周末和禁止局势。这根本比不上砍掉弗朗西斯科。 在文健执政的第一年和第二年,政府没有放慢重组的步伐。 京南战争与文健重建之间的间接联系在于,战争造成的人员和政治变化确实影响了文健的重建。 然而,这只是一个间接的联系 文健王朝死于军事,而不是政治 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南京不败诉,文健法院将继续存在,重组将继续进行,但这与范晓的成败无关 文健皇帝的政治热情都在重组中。第四,文健的结构调整得到政府和人民的支持,执行情况仍然稳定。 割除诸侯是文健时代最重要的军事事件。政府和人民在这个问题上意见不一。 诸侯割据是齐国和黄国的两个人力领袖所为,没有得到一致支持。 董伦、韩愈和尹长龙都提出了反对意见。 在京南战争期间,也有许多人要求法院重视友好关系。 朱迪赢得这个职位后,他不止一次奖励了原来的发言人:陈赓,他把罗毅当成了他的家人 易本清远驻军 在这篇文章中,我去皇宫写了一封信,乞求与士兵们和平相处,并命令我被监禁。 陈赓,以罗毅为家户分支送礼物 易本清远驻军 在这篇文章中,我去皇宫写了一封信,乞求与士兵们和平相处,并命令我被监禁。 湖广前任政务司司长杨迪被任命为路宏寺书记。他写信敦促亲戚们停止军队,让人民休息。 湖广前任政务司司长杨迪被任命为路宏寺书记。他写信敦促亲戚们停止军队,让人民休息。 杨迪只是一个很低级的地方官员,罗毅甚至只是一个驻军士兵。 尽管他们很谦虚,但他们都敢于提出书面反对意见 当然,他们的建议不能排除受到朝鲜高级官员启发的可能性。然而,这只会更有利于本文的论点:在文健朝鲜内部,封臣的免职遇到了很大阻力。 与封臣的减少相比,重组的实施赢得了大多数人的支持,并没有遇到太多的障碍和反对。 作者回顾了文健的历史记录。在文健时代,经常有人写信反对封臣,但绝对没有人反对体制改革。 除了朱迪,没有人提议用祖训来反对重组。 显而易见的是,文健的重组赢得了文人和官场的认同和支持。 提高公务员的级别和待遇,提倡儒家思想,文化和教育赢得了文人和官场的心。苏云宋的人民仍然掌管家务,并得到了苏宋人民的支持,对苏宋减免重税。 总结文健的重组过程,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文健重组是由方小茹和朱允炆发起的,从一开始就有明确的目的和详细的规划,是对全国社会的总体设计。文健的改组与京南战争无关,得到了政府和人民的支持。这项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 负责任的编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