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导演后的每一步都是艰难的——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行业对话

导演之后的每一步都很困难——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行业对话见证了近年来新导演的崛起。在这一现象背后,编剧转变导演的趋势值得特别关注。 4月18日下午,在北京国际电影节期间,作家协会(身份证:卞聚邦)主办的行业对话:第五届中国电影作家大会——“从作家到导演的道路”在北京举行 编剧、导演张小北、吴楠、于淼、田玉生、袁媛等由编剧转型指导的创作者出席了论坛,讨论转型的挑战和成长,分享他们的经验和见解。 著名编剧宋方金发表演讲,编剧帮助创始人杜泓君出席论坛。 行业讨论:作家-导演曲线拯救国家或巧合作家-导演已经成为新导演最重要的来源之一。据不完全统计,该行业有40多名编剧兼导演,呈上升趋势。 他们也是已经为过渡做好准备的编剧和导演,或者偶然地,每个创作者都有不同的起点。 在职能转变过程中,相应的困难和挑战也随之而来。 从事电影评论和策划多年的张小北是电影《李振海历险记》和《皮夫》的合著者。他说他早就有了当导演的想法,并且一直在为此做准备。他是在准备和机遇的条件下结识腾讯电影的。他的导演作品《滑行者》(Taxingzhe)改编自同名漫画,目前正在后期制作中。 他说他在戏剧中没有遇到任何困难,成为导演后的每一步都很困难。“在中国当导演的很大一部分程度和经验实际上是生产团队的管理。” 对我来说,涉及专业水平的问题是好的。这是一个你可以通过花时间学习来解决的问题。这是一个需要适应生产团队管理的过程。 张小北的《金花诅咒》和《疯狂外星人》编剧吴楠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她承认毕业时没有机会当导演。面对生存的压力,她选择了一个与电影相关的工作编剧。 吴楠即将导演的处女作《狗眼人的心》原本是为别人写的剧本,“由于种种原因,我终于有机会告诉江志强先生,你能帮我当一次导演吗?”与张小北不同,吴楠属于生产团队的管理人员。她说,作为一名编剧,她有翻译剧本的优势,通过剧本,她可以汇集团队的工作。 吴余男苗的导演处女作《疯狂的电之环》于2018年底上映。他笑着说,当他成为董事时,他被投资者“愚弄”。“他们总是说你应该指导自己,你指导剧本的前提是你必须自己写。” 在拍摄《爱的圣贤》期间,他以常驻编剧的身份了解了剧组拍摄的整个过程。 当谈到过渡中遇到的困难时,他说只有在电影不能拍摄的情况下才是困难的,而且一旦电影结束,必须有办法解决它们。“我认为有一个编剧可以做任何底线的事情,因为编剧很有弹性。” 导演《疯狂的电之环》时,他邀请导演张白一担任制片人,并向大家分享了张白一的建议:新导演不应该专注于技术,而应该表达你最好的角色关系和核心矛盾。 于淼“前辈”系列导演田玉生一开始不想当导演。“前辈的战略”剧本成型后,田玉胜搜索了他周围所有的年轻导演。像杨璐、闫涵和杨庆这样的朋友都有自己的作品在进行中。因为“前辈的策略”不适合更成熟和年长的导演。后来,华谊的王中磊先生说,你已经六个月没有找到导演了,所以你只要指导自己就行了。华谊的资源可以帮助你。 田玉生说,想从编剧变成导演的导演缺乏资金管理经验。他对想换成导演的编剧说,“不管这部电影的预算是多少,都要多花500万美元!“他还建议制片人不要找有创意的,而应该找管理方面的。 田玉生的“滚开!《肿瘤君》的作者袁媛和吴楠有着相似的经历。从中国传媒大学系主任毕业后的一两年里,她正处于写剧本和寻找投资的状态。在导师的建议下,她作为一名作家走上了“曲线救国”的道路。 她说在拍摄过程中她会遇到许多不专业的现象。“实际上只有最核心的成员在拍摄,其他人都在这里工作。” 但是一部电影不能只依靠核心人物。有时在工作中处于最底层的人是错误的。你会认为我已经做了我应该做的事。为什么别人不能做他应该做的事?这方面会有问题。 “袁媛工业观察:编剧的素质需要普及。在讨论编剧转型和导演的话题时,几位嘉宾也分享了他们对这个行业的观察和感受。 张小北认为,近年来年轻编剧的机会增加了,但他担心创作环境的恶化,并鼓励年轻编剧坚持下去。 吴楠说,电影产业是从后到前分析的结果。从创作过程来看,电影的所有部门都是手工业。 于淼说,编剧是一份低成本、高竞争力的工作。不要总想着一夜成名。 袁媛说有更多的编剧和作品,但是像以前一样好的作品更少了。 田玉生指出,编剧的素质需要普及。“编剧的能力是电影业的基本素质。我认为制片人,包括美术和摄影,必须有编剧的基础或讲故事的能力,因为电影最终是讲故事的。” 编剧的素质应该普及。讲故事的能力应该从高中开始学。没有必要成为一名编剧。欣赏故事的能力是一个重要的训练方向。 主旨发言:宋方金:不要想宋方金,一位言辞犀利的编剧和导演,他发表了一篇精彩的演讲,题为《温暖心灵和远方的故事》。他分享了他当导演的经历。宋方金说,他不赞成所有编剧都成为导演。”不要把编剧当成导演。如果你认为你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导演并拥有编剧的专业知识,你应该成为一名导演。 ”宋方金还说,在过去几年里,他和编剧汪海林、于飞致力于引进明星编剧,试图让明星编剧的名气、地位、收入、对剧本的控制以及对演员的控制达到与导演、明星和制片人同等的水平。 他希望更多的编剧能坚守自己的编剧岗位。“作为导演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作为编剧你可以得到,但是作为导演你得不到的,作为编剧你可以得到。” “编剧团伙2019:坚守在路上的杜泓君论坛网站。创始人杜泓君说,有能力和合格的编剧可以把自己变成导演。当然,他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坚持自己的编剧职位。不管编剧是将自己转变成导演、过渡制片人还是其他角色,只要他们坚持不懈,他们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不要匆忙离开,这里还有另一个重要的提示!北京国际电影节现在已经开设了颤音、微视和快手的视频账户。欢迎大家扫描代码,来和我们一起玩!向左滑动以查看2D代码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